首页 > 收藏知识 > 内容

刻铜墨盒与新粉彩印盒:中国文玩短暂的风景线

2015-03-21 来源:雅昌网 浏览次数:4202次

 

另一款新粉彩印盒,为民国高手朱明所绘高士图并落款。印盒直径6.2厘米、高2.5厘米,亦是袖珍的文房小器物。该作品属于典型的景德镇新粉彩作品,胎骨细白、釉面滋润、彩料上乘、画工精细,有“朱明”矾红款。

印盒系盛放印泥之功用,在文房清玩中不可或缺。它出现的时间不晚于唐朝,至宋朝已经非常盛行。唐宋许多名窑均有印盒烧造,元代亦有印盒。清代和民国期间的传世品较多。这件民国时期的印盒圆形,子母口,双圈足。盖面彩绘一高士斜倚山石旁, 展现出闲暇雅静之心境。古代器物描绘高士的题材不少,他们或雅聚古松下、或 泛舟山水间,总是达观乐天、心存高远,气质开朗高洁,为世人所仰慕和尊崇。他们不慕高官,不贪仕途,淡泊清雅,放弃五斗米,在山水间修身慕道。两千多年以来,儒道的人格精神一直影响着中国的士大夫,文人多怀有一种“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的思想。尽管世事维艰,文人心中也有隐退之志愿,追求着士人天人合一的境界。朱明是民国年间景德镇很有影响的陶瓷艺术家。这件印盒制作得小巧灵秀、用彩精确别致。在他圆融、清雅的用笔中,高士崇尚自然,追求空灵的心境尽显无遗。

由于晚清民国时期,由程门等一批文人画家把纸绢上的中国画移植到瓷版上的绘瓷艺术,蕴含着深邃的文化意境;继而新粉彩艺匠模仿文人画家的艺术风格在瓷器上绘画,运用工笔重彩,追求赏心悦目的效果,迎合了当时大众的审美取向,使瓷器艺术品走向广阔市场,使得浅绛彩和新粉彩艺术成就非凡、名家辈出。这些绘瓷名家以独特的艺术造诣和别出心裁的表现技法,抒发各自的笔墨情怀,揭开了民国瓷器新的篇章。

一件是刻铜墨盒,一件是新粉彩印盒,两件器物材质不同,但都属于文房器物,并且它们都创作于晚清民国期间。虽然刻铜墨盒与新粉彩印盒已经退出历史舞台,但它们所承载的一段历史和艺术价值却日益凸显。由于集书、画、印等艺术形式于一身,又作为中国的文房用具之一具有深厚的文化内涵和浓郁的民族气息及独特的艺术魅力,深受收藏者的青睐,国内正悄然兴起一股刻铜墨盒和浅绛彩新粉彩收藏热。目前刻铜墨盒享有“最后的文玩”之称,而浅绛彩和民国新粉彩也成为藏界的“黑马”,引起业内外众多投资者关注。

司先生认为,在历史上,由于刻铜墨盒与新粉彩印盒盛行的时间较短,仅仅是百年或者几十年的光阴,成为中国文玩短暂的风景线。然而,正是有了文人的直接参与创作,其上的书画设计更能体现文玩韵味和艺术气质,因此刻铜墨盒或者新粉彩印盒尤其讲究名人效应。由于以上两种艺术品的时代特征十分明显,加之正处于收藏的起步阶段,所以同其他收藏品相比收集相对容易。

 

 

 

用微信扫一扫

二维码